首页>新闻>媒体报道

  申通快递,今年24岁,中国民营快递企业的起点之一。

  青浦,这片地处长江三角洲的蝶形区域,位于上海和苏州的交界处。这也是中国民营快递企业的总部聚集地。这里见证了邮政体制改革实施十年历程,诞生了快递业发展的“中国速度”。

  “国家认可我们,我们干起事来特别努力”

  8月24日,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在位于青浦的申通快递总部接受记者采访。当记者请他谈谈邮政体制改革实施十年来最深的感受时,他笑着说了四个字—酸、甜、苦、辣。

  当时,对陈德军这样的民营快递从业者而言,邮政政企合一的体制像高山一样矗立在他们面前,难以撼动。“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既是竞争者,又是执法者。”陈德军回忆起昔日快递网点对邮政的态度时,用“逃来逃去”来形容。时任中国货代协会国际快递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刘建新回忆说,当时大家通过各种渠道为邮政体制改革给予民营快递合法地位、创造公平竞争环境奔走呼吁。

  陈德军的等待时间不算长。2006年,邮政体制改革正式拉开帷幕。此后的10年,伴随互联网经济和电子商务的快速兴起,快递业特别是民营快递企业的高速发展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快递大国,快递业发展的“中国速度”成为当下中国人最难忘的集体记忆之一。

  在陈德军看来,邮政体制改革和随后的邮政法修订真正改变了他和所有民营快递从业者的命运。“从做企业的角度看,在地下做事和合法做事的方式肯定不一样。国家认可我们,我们干起事来特别努力。民营快递大多是加盟制起家,这就是李克强总理说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2014年1月2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西安顺丰看望慰问快递工人。此后,他多次到快递企业视察并充分肯定快递业发展。邮政体制改革前的“黑快递”成为中国经济最大的一匹“黑马”。

  “我们和现在中国伟大的复兴梦想同行了”

  体制改革与企业发展,往往互为因果。十年前,喻渭蛟的圆通速递虽已初具规模,但不及今日万分之一。2001年入行后,缺乏合法身份加上负债创业,让他觉得快递这碗饭吃起来朝不保夕。处罚随时可能发生,昨天赚的钱,今天没准就要拿来交罚款。用喻渭蛟的话说,就是“无序、无章、无计划的经营”。他对记者说:“天天想着,行业肯定是好的,未来肯定是有希望的,但是投资什么时候才能有回报?”喻渭蛟的窘困是当时所有民营快递从业者的缩影。

  2009年4月24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第五十一条明确规定,“经营快递业务,应当依照本法规定取得快递业务经营许可;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快递业务。”这意味着,快递业务经营权正式放开。

  “普天同庆”是喻渭蛟在获悉快递业务经营权放开时的感受。他说:“我们有了希望,我们有了奔头,可以安心地把快递当作事业来做了,安心地搞服务、安心地搞建设。”法律地位的明确让喻渭蛟不再为随时可能会发生的处罚提心吊胆,圆通速递从“地下邮局”、小巷子、小区里走出来,有了自己的门面,走进了商务区和政府机关,转运中心建到了高速公路出口的黄金位置。2015年“双11”期间,圆通速递首次登上中国快递企业业务量榜首。

  在喻渭蛟的回忆里,邮政体制改革和邮政法修订之前,自己的职业规划就是“赚钱还钱”;之后,是“为了国家”“为了事业”“为了员工”;未来,还要加上“为了股民”。他的职业生涯现在充满了使命感和理想。“我们和现在中国伟大的复兴梦想同行了。”

  政清则人和,人和则业兴

  改革的另一大受益者是中国邮政速递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邮速递”)。创办于1980年的中邮速递是中国首家快递企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中国唯一一家快递企业。邮政体制改革前,中邮速递在民营企业冲击下面临严峻挑战。对此,中邮速递总经理方志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相比民营企业的活力,中邮速递作为老国企,面临方方面面的挑战,比如反应速度、效率、人力资源刚性成本等都有差异。”

  邮政体制改革后,中邮速递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发展迅速。方志鹏告诉记者,近年来,根据目标细分市场和不同客户需求,中邮速递打造了六种不同的经营模式:一是依托全夜航优势,辐射全国经济发达城市,为城市间商务、政务市场提供高品质、高时效的次晨达和次日递服务;二是以八大跨区域集散中心及三大区域内集散中心为主体,打造三日递快递包裹产品,满足电商市场需求;三是通过标准化运营,高效协同营销、仓储、配送、客服、财务、IT系统等功能模块,形成覆盖全国的“智能仓储+干线”快速服务体系;四是创新仓储+寄递+供应链金融综合服务模式,通过推进综合服务模式拉动寄递类业务发展;五是建成以北京、上海、广州口岸为网络核心节点,其他口岸为有效补充的集邮政、商业、保税于一体的综合网络平台,以海外仓为节点,以自主航线运力为主,布局全球网络;六是基于全景供应链,为客户提供包括仓储管理、运输配送、供应链金融、信息服务等在内的一体化解决方案。

  从业25年,无论过去作为基层员工,还是今天作为企业主要负责人,方志鹏始终认为,改革带来发展,发展促进改革。“我最深的体会有两点:一是改革给企业发展注入巨大的活力和动力。二是创新是企业发展的灵魂,只有不断创新发展,把握市场和客户需求,才能适应时代发展需要。”

  邮政体制改革对快递企业产生的最大影响莫过于“政清”后的“人和”与“业兴”。重组后的国家邮政局立足监管定位,营造政策环境,切实为快递业发展服务;陈德军和喻渭蛟们开始把精力放在企业发展上,真正按个人意志去奋斗;方志鹏们明确自身市场竞争参与者的定位,以更优的产品、更准的时效、更好的服务应对市场竞争,满足客户需求。

  在改革动力的催化下,每个置身其中的人都恨不得把全部的才华和能力掏出来干事,又遇上电子商务在中国遍地开花的外部环境,快递业发展的“中国速度”应运而生,一代快递人的人生黄金时代拉开帷幕。在这种速度下,十年来,带着理想、真诚和努力,有人成功,有人失败。这些元素交织在一起,成为改革历史中最动人的篇章。(本刊记者郭荣健、武文静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