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媒体报道

  “一晃就十年了,真没有想到……”了解到记者的来意,江苏省快递协会会长陶伯刚不由地发出感慨。

  10年前,2006年8月24日,江苏省邮政管理局、内蒙古自治区邮政管理局同日宣布成立,成为邮政体制改革中率先成立的邮政管理局。陶伯刚正是江苏省邮政管理局的首任局长。

  三年,三件事

  彼时的陶伯刚,压根儿不敢想象,10年后的今天,中国快递能够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并开始在国际快递市场上崭露头角。原因很简单:第一,政企分开之初,“小政府、大企业”的局面让不少刚刚从“企业的人”转变成“政府的人”的邮政行业管理者一时难以适应,甚至有些困惑;第二,虽然社会上、行业中给予民营快递合法身份的呼声高涨,但新邮政法尚未出台,民营快递的身份仍处于“灰色地带”。

  “心中没底气、手中没武器、两眼一抹黑。”陶伯刚这样形容建局之初的窘境。河北省邮政管理局局长(时任河南省邮政管理局副局长)訾小春回忆起当初的情形,也用了“人员少、责任大、任务重、管理资源匮乏”来概括。而这在某种程度上是邮政体制改革之初,整个邮政管理系统所面临的共性问题。怎么办?记者寻访当年的亲历者。几乎所有的受访者都提到,当时全系统都在抓三件事:一是角色的转变,二是推动邮政法修订,三是摸清家底。

  最先见到成效的是摸清家底。2007年6月29日,在新国家邮政局正式揭牌5个月后,国家邮政局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召开新闻通气会,宣布历时4个多月的首次全国快递服务业统计调查工作圆满结束。这次调查的范围是全国经营快递业务的法人企业及归属于法人企业的分支机构,共调查法人企业2422家(其中拥有分支机构的法人企业63家),调查的内容包括快递服务企业2005年、2006年基本情况和经营状况。

  “这次调查不仅填补了快递服务在国家统计调查制度上的空白,同时也第一次摸清了家底,为邮政管理部门制定邮政业发展规划、出台促进快递服务发展的政策提供了有效、可靠的数据支撑。”陶伯刚说,正是全系统扎实开展这一基础性的工作,扭转了“两眼一抹黑”的被动局面。

  相比之下,“身份转变”所带来的角色定位的改变,则不那么容易。在訾小春的记忆中,全系统都是在“边工作,边学习,边成长”,通过举办培训班、学习班,恶补法律法规制度和政府管理知识;加强外联沟通,增进横向政府部门间的联系;建章立制,梳理、完善工作职责、岗位职责等。

  2007年8月,国家邮政局针对不能完全适应“角色转换”的情况,组织司局级以上领导干部到井冈山,在革命圣地接受革命理想信念教育,深入开展研讨和学习,统一了思想,鼓舞了干劲,并且形成了被邮政管理系统干部职工津津乐道的“井冈山情结”。

  “井冈山会议至关重要,那不仅是一次深刻的精神洗礼,更是一次方向上的校正,彻底解决了‘为什么做’‘为谁做’‘怎么做’的关键问题。”所有的受访者谈起井冈山,眼睛都是亮的。

  “角色的转变,差不多用了三年的时间。”訾小春回忆说,2009年,国家邮政局开展了一次“定位、状态、能力”大讨论,这次大讨论持续了近一年的时间,相当于在前三年工作的基础上“加了一把火”“猛击了一掌”,解决了干部职工“方向与定位”“责任与状态”“能力与素质”的问题,明确了方向。陶伯刚所言的“心中没底气”的困惑,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

  新邮政法的颁布实施,则让所有人欢欣鼓舞。2009年4月24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10月1日,新邮政法实施。毫无疑问,这在邮政体制改革进程中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新邮政法首次明确了民营快递的合法身份,并对快递业务经营许可、申请快递许可的资质以及快递市场的监管等辟出了专章予以规定。

  “好像天突然亮了。”中通快递副总裁金任群这样描述得知新邮政法颁布实施时的感受,“看到《解放日报》上刊登的报道中第一次正面提到快递,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邮政法修订历时10年,时任国家邮政局政策法规司(政企合一时的“行业管理司”)司长达瓦从立项开始,就参与了此次邮政法修订的全过程。在他看来,新邮政法对快递合法身份的确定只是成果的一个方面,新邮政法至少明确了五个方面的内容:第一,国家信息安全必须保障;第二,公民的基本通信权利要有保障;第三,市场发展要多元化;第四,实行政企分开;第五,机要通信和特殊服务的保障。

  一些亲历邮政体制改革的当事人告诉记者,在2008年前后,各部门之间对快递业务的管理归属还存在争议,但新邮政法的颁布实施,对快递业务的专章描述,让新组建的国家邮政局对快递市场的监管有了法律依据。国家邮政局的态度也很明确—不仅要管好普遍服务,还要把市场竞争性业务也管起来,要创造一个公平有序竞争的市场环境。

  至此,新邮政法形成了邮政普遍服务和竞争性业务共管的局面,被视为邮政体制改革的“重大转折”,给了民营快递“鸡蛋破壳、新芽出土”的机会,也改变了行业监管“有法难依、无规可循”的被动局面,“可以理直气壮地依法行政,去约束企业的违法违规行为”“是行政执法,而不再是业务检查”。

  一个又一个“跨越”

  2012年下半年,根据国办6号文件精神,357个市(地)邮政管理局(派出机构)相继成立,结束了邮政监管队伍“有头有腰没有腿”的“高位截瘫”局面。“省级以下监管机构的建立,是邮政体制改革的一次‘跨越’,对邮政管理队伍来说,是如虎添翼。”訾小春如此评价。

  的确,市(地)邮政管理局成立以及县级监管机构的组建,完善了邮政管理体系,补齐了短板,实现了执法重心的下移,使行业发展呈现出新的景象。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魏际刚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邮政体制改革最亮丽的一道风景就是在竞争性领域的开放、立法的规范,使整个行业走入了持续、快速、高效的发展道路,为中国成为快递强国奠定了基础。快递的发展对中国在电子商务产业领域成为全球有影响力的大国起到了极为重要的推进作用,“包括对相关产业的转型升级,如农业的现代化、商贸流通、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商业模式创新都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

  魏际刚指出,未来,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都与快递物流息息相关,无论是国家邮政局提出的“向西”“向下”“向外”,国家经济重心向中西部、农村倾斜,还是国际贸易,“信息化”“数字化”“移动化”浪潮,抑或是O2O等,都给我们带来了新的重大的机遇。“未来10年或15年,应该是我们快递、物流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凸显的时期,也是整个产业优化结构、提升功能、大规模走出去的历史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