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媒体报道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条例》终于揭开了“神秘面纱”。如果说2009年实施的邮政法为快递业的合法运营打开了一扇大门,那么,《条例》的出台或将为快递业“版本升级”打开一扇窗。

  一方面,《条例》直击快递业发展难点问题,聚焦影响快递业服务感知的关键节点,立足时效提升、用户满意的出发点,为企业发展排忧解难;同时又鼓励快递企业突破传统发展路径,通过业务横向拓展和产品细分提升效益附加值,为快递业的版本升级做好铺垫。另一方面,《条例》还用了较多笔墨,着重对快递未来发展方向进行了前瞻性、战略性的设计,通过规范化管理促进快递业升级进而打造国际化快递服务品牌, 助力从快递大国向快递强国转型。

  进入上市时代的快递企业,如何利用好资本市场?如何借政策东风再次实现发展突破?笔者认为,一是提升服务品质,打造品牌影响力。突破400亿件的快递量、预期100亿件的年均增长量,民营快递企业在其中功不可没。业务的井喷式增长增加了企业与用户深度接触的机会,这成为考验快递企业服务意识和服务执行力的“双刃剑”。《条例》规定,遇到问题,用户可以向商标、字号、快递运单的所属企业要求赔偿, 这将从法律层面促进加盟制快递企业总部和加盟网点之间形成更深层次的权责担当统一体,将改变传统的“谁揽收谁负责”的权责划分原则。

  二是借助科技创新,赋能业务运营。《条例》鼓励快递企业加强自动化、智能化设备应用。虽然当前无人仓、无人机、机器人分拣等黑科技已经在快递业实际运营中展现魅力,但在业务量持续井喷的增长预期下,快递企业还需真正摆脱“ 人海”战术思维,借助智能设备,提升业务操作时效,化解人员压力。

  三是注重人才培育,葆有持续活力。一方面,快递企业需要设立常态化的人才培育机制,摆脱“老带新”的单一人才引入模式束缚,为末端经营网点输入具备经营意识的管理人员,同时要加强业务人员和客服人员的专业化培训; 另一方面,企业可以加强与高校、科研院所等领域的专业人才对接,探索产学研互动的协同发展效应。

  四是完善运营机制,重塑利益生态。快递业作为网络型生态体的典型代表,加盟制模式在快速构建网络方面的效率优势明显。然而,伴随着网络节点的复杂度提升和管控难度加大,传统的运营机制亟须转型升级。目前,一些快递企业总部尝试的运营机制多元化的转变,也是为了实现更好的网络管控力,形成有效的风险兜底机制,进而稳定网络生态、提升服务品质。

  总之,《条例》赋予快递业的使命是历史发展的积淀,更是引领未来的航标。快递业面临的市场、价格、产品、服务等各方面的高要求是行业生态重塑的必修课,快递企业还需高瞻远瞩,实现企业战略与行业使命的有效结合,新一轮的发展征程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