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邮政社会监督>监督人语

  大学生活开始于九十年代的第二个年头。当时能考上本科对于大多数普通中学的孩子还是一个奢望,我属于比较幸运的那一小批,虽然只是以刚达本科线的成绩考上了本省的一所师范大学。

  在班干部竞选中我成功当选为生活委员,于是乎从来不知柴米贵的我开始了管家生活。每个月到后勤领取国家补贴的饭票菜票,还有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粮票。每次按宿舍送饭票的时我就成了最受欢迎的人,尤其在女生宿舍还总能分享到形形色色的零食……

  但是我最钟爱的还是另一个任务——每天下午去行政楼的邮政代办点取信。信是按班级分开的,每班一个信箱,唯一的钥匙在我身上挂着。每次打开信箱时总有一种收获的喜悦,同时还有一种获得上帝视角的优越感。W女生是班花,追求者甚众,每每都有厚厚一沓大小不同形制各异的来信,仿佛透着浓浓的雄性荷尔蒙气息,让我偶尔也小小的心酸一下,把自己那点小心思化为乌有。Z男生是有着作家梦的,往往最厚的那个挂号信就是他的,某某杂志社的大名印在上面,我知道那又是退稿。偶尔有一张薄薄的汇款单,那就是宿舍众哥们勒索他的时机又到来了,学校后门的小饭馆里又会有面红耳赤的呼喝和觥筹交错的凌乱。还有喜欢交笔友的小X,总在盼望我手中的某一封信是属于她的,可十年九不遇的一封回信还因为邮票很罕见而被几个同学哄抢,看着信封上大大的洞,那神情至今难以忘记……

  日复一日,一千多天就这样悄悄溜走,毕业如期而至。班里的若干对小情侣除了一对确定分配到一个单位的依旧卿卿我我,其他的纷纷劳燕分飞。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还经常书信往来,毕竟毕业了,打电话也方便多了,虽然距离手机的普及还有六年之久,但毕竟比写信快捷的多。但我却很少打电话,总觉得慌里慌张说话的感觉不舒服。我宁愿写信,然后用许多天去期盼回信,只为了拿到信那瞬间的激动,以及拆信细读时如见其面的欣喜……

  感谢邮政,让我的青葱岁月充满温馨回忆,虽然岁月带走了许多美好,虽然网络和手机带来了如此的方便快捷,但我心底依然有一种企盼:什么时候会收到企盼的那封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