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邮政社会监督>监督实务

  

    “陈大爷,我是江南营业厅小李,咱们门前的邮筒门锁坏了,你有时间过来看一下?”“陈师傅,我是伯都讷邮政支局的葛红,局所营业时间标识牌昨天大风刮掉了,您有时间过来处理一下吗?”这类电话,老陈每天都要接到好多。

  这里提到的“陈大爷”“陈师傅”有一个更为大家所熟知的亲切名字叫“老陈”。一次例行监督检查时,笔者在江南邮政支局门前遇到了他。远远看去,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年正人蹲在支局门前的邮筒旁忙碌着,地上摆放着工具袋子,里面零散的装着钳子、螺丝刀、机油瓶等一些修理用具。一辆经典“邮政绿”自行车停靠在邮筒旁边,因为年久,自行车的车座明显可见用胶带缠裹的痕迹。在瑟瑟寒风中,老人一丝不苟地修理着邮筒。这就是老陈,今年已经70岁了,退休10年来,一直在松原市区内的各邮政支局网点为大家义务修理邮筒、报箱、标牌等设施,做些力所能及的服务。一来二去,大家都很熟悉了,所以支局上班的同志发现自己的桌椅哪掉了螺丝了、哪里松动了,都会趁方便时让老陈顺带着修理一下。日久天长,老陈把几个网点的设施经管的比自己家的东西还上心,每天骑着他心爱的“邮政绿”奔走于几个网点之间。他不是把这当成任务来做,而是用心、用余热在回报、在感恩邮政。

  说起他这10年来无怨无悔的邮政情结时,他给我们讲出了他的缘由。

  老陈是40后,他工作的邮政公司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时叫邮局。老陈从参加工作开始,就骑着一辆“邮政绿”自行车送信件,车后座两边搭着绿色的布袋,里面是满满的信件、报刊,这样一送就是近40年的时光。在当时那个年代,没有网络,电话也还没有普及,亲朋之间的联络方式就是一张张装在信封里的方块字情怀。当时,老陈就是一位绿色信使,被那一代人期盼着,关注着,仿佛看到了老陈,就看到了希望,看到了踏实。他说,七、八十年代的月工资只有30元左右,而他一家五口就是被这邮政赋予的30多元钱养活着一家老小,并且活得充实又幸福。如今,儿女们长大成人也选择了邮政事业。老陈退休后,依然离不开这一片绿色的天地,总是难以割舍掉与邮政的情结,所以,他毅然选择义务为邮政公司做一些杂事,就是想感恩一下在当年的困难时期邮政给予他的平稳幸福的生活。最初儿女们不理解,寒来暑往,儿女们看到父亲乐此不疲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也就默许了。

  或许,邮政公司不会因为多一个老陈、少一个老陈而影响到什么,但是,世界上,正是如老陈这样默默奉献的人,给我们、给世界带来了更多的温暖,更多的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