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邮政社会监督>企业风采

  导语:江友刚先后在龙岩市小池、红坊、曹溪等乡镇邮政支局任乡邮投递员。无论在什么地方,江友刚每到一处,都全身心地为乡邮路上的农民群众服务,被广大镇村干部和农村群众称为“流动的邮局”。

  江友刚是龙岩市邮政分公司一名普普通通的乡邮员,1993年入局以来,先后在该市新罗区小池、红坊支局任乡邮员。参加工作20多年来,他投递各类报刊、邮件近百万件,无一差错,深得百姓的信赖和赞扬,被当地镇村干部和农民群众亲切称为“流动的邮局”。他的先进事迹先后在《生活创造》、《福建日报》、《闽西日报》和福建电视台、龙岩电视台等20多家媒体刊(播)出。1996年至1998年他连续荣获福建省邮电系统先进个人,2002年获福建省十大优秀青年乡村投递员,1999年荣获福建省“五一劳动奖章”,2003年被授予“福建省劳动模范”荣誉称号,2005年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光荣称号。

  亲人辞世 他正在邮路上

  龙岩市新罗区小池邮政支局,离江友刚上杭县的老家仅有40公里的山路,但他工休时却经常留在单位里学习业务,跟做内勤的同志学窗口营业收寄,很少回家。1996年3月22日晚上8点多,江友刚接到妻子电话,哭泣着告诉他奶奶不行了,让他回家看看。此时恰逢大年正月,江友刚望着明天要送的两大邮袋的信报,默默流泪……正月是农村走亲戚的忙时,一时去哪里请人来代班呢?为了不让支局长和同志们分心,他对谁也没说起此事,第二天一大早就背起邮包上路,下午2点多送完信报返单位后,也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像平常一样处理好次日的邮件。傍晚,当他骑摩托车赶回上杭县庐丰乡老家时,这位走过95年艰辛路程的农民奶奶已经永远地合上眼,再也看不见床前跪着的这个“不孝”的泪人。

  奶奶过世后不久,江友刚的父亲就中风瘫痪在床,这时江友刚以出色的表现被市局调到业务量很大的红坊邮电支局,仍干他的乡邮工作。红坊离老家更远了,繁重的工作和80公里的路程使得他更难得回家一趟,他只好动员妻子带着不足周岁的女儿返乡,伺候76岁的父亲。

  1999年7月的一天下午3点多,江友刚接到他三哥的电话,告知父亲快不行了,可送邮件的邮车要下午4点左右才到,江友刚焦急地等来邮车,并处理好接趟分发工作后,才往回赶路。晚上8点多赶到家时,老父亲早已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第二天早上红坊支局开门营业,江友刚一身灰尘进来,成为第一个“顾客”。以后连着三天,他都做完手中的工作后,匆匆离开单位返家,第二天早上赶回来上班。那些天,他把悲伤留在心里,却照常把微笑带上邮路。

  方便用户 他的邮路在延伸

  红坊镇下洋村的杨茹青是个自由撰稿人,几乎每天都有他的邮件,这些邮件原先都是放在离他家较远的接转点。小江接过邮路后,就像乡政府的“小交通”似地把信件直接送进他的书房。为送杨先生的邮件,江友刚每班投递都要多走上4公里路。2000年10月1日起城市才实行的邮政包裹直投到户,而前几年小江邮路上的农民群众就提前享受到了这一“待遇”。为了方便边远用户寄发邮件,江友刚还主动承担多家企业和单位邮件的收寄任务,每天4点半投递完毕后,他放弃休息马不停蹄地到离支局数公里外的泰诚汽贸、检察院、交警支队等单位收邮件,费时费力,还得垫上不少的油钱。市检察院《龙岩检察》季刊,每次出刊后都需向外邮寄,足足有几百斤重,但是江友刚从来没有要求该院派车或派员“支援”,总是独自一人分几次用摩托车运到支局。这“义务工”小江一当就是几年。

  江友刚做好邮政服务工作并不局限于延伸邮路,他更善于把时事、致富信息送到农户,不断赋予邮路新的服务内容和功能。他在单位里平时不爱说话,但农民出身的他对农民有一股特殊的感情,与农民们打起交道来,他有着灵性,如鱼得水。日久,他的邮路不仅成了便民路、信息路、宣传路,还成了党和政府与农民的连心路。曹溪镇近年来不少农民架起了大棚,种植花卉和反季节蔬菜,他经常与种植户拉家常,随时捎上他从其他报刊上看来的种养、除虫害的信息。2002年夏,曹溪一位姓章的种养户,因缺乏大棚菜培育知识,种植的蔬菜大面积枯萎,江友刚获悉后,推荐他使用邮购“利果美”农肥,老章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照办了,果然使蔬菜返青,不但没有减收,还获得了高产。龙岩市是侨乡,旅外乡亲格外的多,江友刚注重收集时政信息,向农民进行政策宣传。每当台独分子进行分裂祖国活动时,江友刚递上报纸不忘叮嘱一句,报上刊有政府重要讲话和评论员文章。每次中央、省、市党的大会或人大、政协两会期间,江友刚不时地停下来,为一些识字不多的农民朋友念上几段报纸上的重要文章,他和他的邮包又成为乡村里特色的流动阅报栏。

  邮路成了连心路 农民把他当亲儿

  红坊镇联合村的离休干部简浪喜说:“跟邮局有关的、无关的事,小江都替我们办了,他是乡村里流动的邮局!”2004年8月,江友刚在处理一封寄往台湾的退信时,发现无寄件人姓名。看着封面上仅有的“曹溪镇水塘村”,他急了,顶着炎炎烈日走访了镇民政办,详细了解曹溪镇台属分布情况,忙乎了几天仍无结果。但小江并没有气馁,他拿着信到水塘村部问村干部,逐家农户挨个问。有志者事竟成,费尽周折,终于找到寄件人。10多年来,江友刚使500多封这种姓名、地址不详的“瞎信”、“死信”起死回生,找到主人。

  由于江友刚总是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认真为群众办实事,与许多农民群众结下了鱼水深情。联合村一位姓赖的老农,年老丧失劳力,每月的生活费靠在深圳务工的独生子寄来,江友刚平时送信报时特意挤出时间与老人交谈,帮着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老人逢人就说:“小江就像是我的儿子!”江友刚以一颗金子般的农民心,换来了农民情,憨厚的他不善言语,却用实际行动一步一个脚印地把党的邮政通信事业写在邮路上,能被人民群众称为是“儿子”的人不多,江友刚就是其中一个。

  不久前,有位记者给他粗粗地算了一笔帐,十二年来他的邮路行程超过20万公里,可沿赤道绕地球五圈半,投递各类报刊、邮件近60余万件,无一差错。这位记者问他,再过八年、十年,你年龄大了,走不了那么长的路,背不起那么重的邮包时,怎么办?江友刚沉默了很久,憋红了脸,许久才嘣出一句让人感动又深思的话:“叫我老婆、孩子帮着送一点”。

  痛苦并快乐着,江友刚真是个厚道的人。